高高的山在四面环绕,彷佛无时无刻在保护着这个宁静的小山村, 山雾缭绕的深处是孩子们永远向往而无法抓住的一个向往, 在这小山村里住着100多户人家,时常有老汉牵牛悠闲而过, 也有妇女们站在一起东家长西家短,更有孩童三五成群。 龙安现已经年近五旬,参杂着少许白发的平头下, 有一双精光四射的小眼睛。 虽然上了年纪,却显得十分精神,是个公认的好人, 他的老婆叫董银花比他小五岁,身材娇小, 眼睛很媚微微一笑就会有两个增添她个人魅力50点的酒窝。 年轻的时候,迷倒了不少男人,村子里的男人们即使到了现在, 看到她路过的时候也不愿意少看上两眼, 就因为她胸前丰满的胸部在走路的时候都会上蹿下跳。 龙安本是村里的村长,精明能干,但因近年来雪灾大雨, 弄的这个靠庄稼吃饭过活的村子人人怨声载道, 这前阵子又因为大雨使得棉花收成低了很多。 龙安干脆辞掉了村长,给了比自己年轻20岁的刘光当村长。 自己趁着还有些精神,去了城里找到儿女们, 托关系在市场门口花了点钱做起了炒板栗的买卖, 这一天下来倒是挣到几个钱,索性把瓜子和花生一起炒出来卖。 生意也还算不赖,老婆本来想去帮忙,但是被龙老汉拒绝了, 用龙老汉自己的话讲就是本来生意就小, 家里的庄稼也不能丢了好歹家里还有10多头猪还要养。 这龙老汉一走,家里的大大小小的活,就全都落到了董大娘身上去了, 还好的是孩子们都在城里家里有自己一个人, 做饭倒是随便了许多随便中午弄些吃的, 把猪一喂自己带上没有吃完的饭,就去地里忙着种油菜去了, 一天下来那是个累啊!旁边的地里是新任村长刘光老婆吴天华, 看到董大娘提着保温盒和一个可乐瓶子装的白开水笑道: 『董姨啊 这一天到头家里家外忙活每天吃冷饭,可别把身子弄垮了啊。 』『哎,庄稼人就这贱命啊。 』『姨啊!可不能这么说呢。 你才四十多,这人的一生,可才一半都不到, 可别糟践了自己啊!』天华皱着眉头为董银花愤愤不平, 女人的命可不能自己给自己糟践了『你这孩子能这么说, 姨就算再忙再吃得差也能活到一百岁。 』听完天华的话,董大娘心里暖暖的。 在这个阳光明媚的午后,等待她的是汗流浃背, 虽然现在已经进入了初冬时期但是体力活可不是那么容易就干完的, 这不快到下午4点的时候这天华已经一身汗了, 好歹年轻些干的也快,索性跟董姨打了个招唿, 便回家洗澡去了。 再说董银花这边,看着这100亩地,索性去喝口水, 阳光透过瓶子里的水折射到董银花的眼睛, 使得这双娇媚的眼睛更加娇媚灿烂酒窝在喝水的时候, 时隐时现真是把人迷死了。 喝过水,董银花来到夏天搭的简易瓜棚里, 拍拍床板上的灰尘躺了下来,这人一累就想睡觉, 何况是忙了一天到了黄昏的时候,是最累最乏的时候, 董银花闭目养神。 大概20分钟后,当她睁开眼的时候,隐约听到了脚步声, 是刚上任的村长刘光『董姨啊,看到我家媳妇没?』刘光看着从棚里出来的董银花, 眼睛是直看着她丰满的大奶子『哦,她年轻嘛, 干的快不像我们这些老东西了,早就干的差不多了。 』董银花并没有发现,他那双不老实的眼睛, 在自己的胸部上不留痕迹地扫过。 『董姨,你可没有老,要是不认识您的, 可不会相信您有40多岁。 』继续多看两眼的藉口,『瞧着刘村长这嘴, 说话真中听。 』董银花这么一笑,娇媚的眼睛加上浅浅的酒窝、丰满的胸部、浑圆的大屁股, 如果是个饿急了的狼估计都不用进瓜棚就地就奸淫了。 刘光一看这董大娘也不反感,自己干脆就多聊一会, 『呵呵董姨好啊,人又勤快,又有福气, 听说村长现在在城里一天挣得钱比我一个月的都多呢, 这都是董姨您长的福相带来的啊。 』听他这么一说,董银花可急红了脸,正可谓钱财不外露, 否则会招来麻烦 她急忙辩解: 『这是哪个嚼舌根说的, 我家老龙在外面也挣不了几个钱你可别听别人胡说啊!』看着董大娘的保温饭盒, 他若有所思想了想: 『放心我可不会乱说, 我先回去了你要是一个人不想做饭,就来我家吃。 』刘光说完转头就走了,似乎想到了一个主意。 董大娘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眼睁睁看着这个1米7高的小刘走远了。 『被他这么一说,还真有点饿了。 』董银花把饭盒的饭草草吃过,又开始忙了起来, 天黑了董大娘才从油菜地里出来,看着这片地, 心里想着来年春天这里会有多么大的一片油菜花啊, 那景色可就是相当滴美啊!董大娘收拾好农具 马上又赶着回家给猪喂饲料自己吃了饭, 将门一锁准备洗澡睡觉眼睛一闭一睁,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转眼就要过年了,快要过年的时候,也是村子最忙的时候。 大家都进城办年货,卖掉猪、牛、鸡、鸭庄稼, 丰衣足食过个年老龙一直忙到了腊月29才回家, 当然是和孩子们一起回来的同时也带回了很多的钞票, 这当然还是折腾到了一个人那就是董大娘, 忙了一年到了过年还是要忙,做饭两桌,洗碗两盆, 但是看到了自己的孩子们和怀孕的大女儿 心里也就欣慰了许多。 到了晚上,堂屋里放了很大一张床,然后所有的房子基本都住满了, 男女分开睡除了老两口。 老龙喝得醉醺醺的,把灯都关了,董大娘这才将房门关好, 脱掉衣服进了厚厚的被子里老龙虽然今天高兴, 但是也没有多喝为什么呢?因为在外面那么长时间没有碰女人, 所以今晚留着精神好好伺候自己老婆啊,老龙急急忙忙将董大娘身上的背心和大裤衩一把脱掉。 这可乐坏了董大娘,但是女人的矜持,还是占上风, 『这孩子们都在外面睡呢你可小声点。 』『知道,知道,这么长时间没弄了,想不想?』说完老龙迫不及待地抓着老婆左边的大奶子揉搓起来。 『想!想死我了。 』嬉笑间,董大娘的手也不老实地摸向老龙的鸡巴, 老龙的鸡巴刚好一只手抓下多出一个龟头, 不是很大也不算小了,硬的吓人,老龙吐口唾沫在手上, 往董大娘的屄上一抹这也就叫润滑了。 接着挺起老枪,压在董大娘的肚皮上,在20分钟里, 董大娘没有发出叫床声也没有肚皮的碰撞声, 就在轻微的喘息声中结束了这半年以来和老头子的第一次交欢, 彷佛偷情一般倒也痛快。 年过完的时候,家人们就似散掉宴席,该回城的都回了城里, 只剩下孤独的董大娘一人在家当然,老龙在临走的那天晚上, 也没有辜负董大娘自然是好好的伺候了自己的夫人, 唯一不尽性的还是因为儿女们的存在,做爱的时候, 完全不敢发出哪怕过大的喘息声这一点, 可憋坏了两对已到中晚年的夫妇了。 随着春节的结束,新的一年来到了,董大娘依旧要挑起家里的全部担子, 虽然不缺钱但是自家的地,给别人也舍不得, 索性也就一个人慢慢干农民最辛苦吗?这个答案可以否定, 因为大多数的农民们,如果看到这都知道,忙的时候很忙, 也就是施肥、播种、撒农药收获的时候比较忙一点, 其他时间还是很闲的。 这不,春天到了,虽然在秋天的时候播种的油菜, 现在也长的差不多了在春天也是杂草喜欢长大的时候, 董大娘时不时要去除除杂草野菜什么的但是看着绿绿的油菜尖尖上那一点点黄色, 心里还是很高兴的毕竟这是即将收获的喜悦啊。 董大娘现在不是很忙了,中午在家里吃过午饭, 把长的肥肥的猪给喂好了在家里小睡了一会, 这一睡到起床的时候竟然已经到了下午3点半, 心里还在思量着要不要去田里的时候,门外的鸟, 扑着翅膀在院子里面直响董大娘来到窗边, 看着一只麻雀正在吃着稻草堆边的虫子。 扛董大娘扛上锄头和,镰刀,一看这装备, 就知道这是要去除草的在邻地里忙活着的, 自然是新上任的村长和他家媳妇在忙活着看样子已经干的差不多了, 刘光夫妇一看见董大娘来了停下了手里的活, 说: 『董姨!都这么晚了还来地里啊。 』吴天华主动跟董大娘打了招唿,丈夫刘光在一旁拿起喝水的瓶子, 勐灌了一口水。 『哎!都长成型了,不用天天来看着了, 说真的也有些日子没看见你们了,这年过的还好吧?』董大娘随口附和着, 天华从老公那接过瓶子也喝了几口水,刘光接过话, 说: 『哎!还不是和以前一样但是以后也许就会热闹了。 』『怎么个热闹法啊?』董大娘很好奇。 这时候,看见天华很扭捏地捏了刘光一把, 低声害羞地说了一句: 『我有了。 』『真的?哎呀,那可好了,几个月了?』董大娘的这一笑, 酒窝出来了眼睛眯成一条缝。 那个媚啊,『两个多月了,吃什么都不好吃, 看到油腻的就想吐闻到香味也恶心,可把我难受死了!』天华说着兴高采烈。 『那你这反应也太大了,小刘啊,我看那你得好好让你家媳妇在家呆着, 可别动了胎气你呀,也是怀了孩子,就得好好养着啊, 可千万别累着董大娘可是过来人了,动了胎气对孩子可不好。 』两个女人喋喋不休。 『那天华你先回去休息吧,剩下的一点杂草, 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刘光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眼睛又一次不留痕迹地, 从董大娘的胸前扫过虽然穿了很多衣服, 也没能掩饰住胸前那恐怖的两座【大山】。 『没关系,你先去忙吧。 我在这坐会,等会我们一起回去,以后我就不来地里了。 』这句话说完,明显露出丝丝的甜蜜,『嗯, 那我也去忙了。 』董大娘的背影,开始出现在天边的小道上, 那丰满的大屁股把刘光诱惑得恨不得天华赶紧死回去, 然后自己好好把这董大娘给操个底朝天。 『晚上要不去我们家吃饭吧,董姨。 』天华大声地唤着,『那你干脆回去做饭, 我忙完了和董姨一块回来。 』刘光嘴上随口说着,其实心里巴不得她赶快回去, 自己好对董大娘下毒手。 『也好,那我去别人家买点好菜,今晚好好吃上一顿。 』天华说着,也不顾董大娘在小道上大声地客套, 只是回了句: 『董姨一定要来啊,我这就去准备。 』接下来一个小时,两个人在自己家的地里忙活着。 刘光很快便把自家的活干的差不多了,他拿上水和镰刀, 来到董大娘家的油菜地里看着董大娘正蹲着, 用镰刀除着杂草那屁股被压得更加丰硕,看得刘光不由得走了神, 董大娘一回头看着刘光的眼睛正盯着自己,心里一下就明白了。 『看什么呢?刘村长?』这句话说完,两个人的目光交织到一起, 足足10秒钟还是董大娘转移了目光,刘光厚着脸蹲在董大娘旁边, 拿着镰刀帮着除草 嘴里的话还是那么正常: 『没看什么, 董姨我帮你等会去我家吃饭吧。 』『好啊,不过你媳妇既然有了,你可得好好照顾她啊, 这女人啊怀了孩子可不能大意。 』董大娘和一般的大婶一样,可能是寂寞,所以心里的话很多, 总说个没完抓到个人就想说个痛快,可是刘光可不想光说不练!刘光背过董大娘, 故意用屁股顶了一下她因为董大娘除草时,重心本来就在前面, 这一顶直接把董大娘顶了个狗啃泥刘光马上慌了, 本来就只想吃个豆腐哪里知道自己看不见后面, 一下用力过大他忙转身从董大娘身后用手扶她的腰, 想一把把她抱起来哪知道手却因为用力, 触到了董大娘的那对丰满的大奶子这下董大娘可是十万个不干了。 『好你个刘光啊,在后面把我顶了,这手还到处乱摸, 我看啊你小子就不该叫刘光,应该叫流氓。 』董大娘一边打开刘光的手,一边拍着脸上和身上的泥土。 当拍到胸部的时候,眼睛瞄了一眼刘光, 这一眼两人看了足足1分钟。 没有开花的油菜杆子1米5高,在地里看不到瓜棚在什么地方, 就在这油菜地里黄昏天色有些暗了,两人在夕阳的馀晖下, 隔了不到半米的距离相互对视着。 这时,刘光的嘴巴,立刻压住了挣扎着的董大娘的嘴, 董大娘慌乱地四处看生怕被别人看到。 董大娘用力挣脱了刘光, 瞪着眼睛说: 『你这孩子, 被别人看到了怎么办乱来!连姨都敢亲, 你不想活了。 』刘光顺势又上前搂住董大娘: 『董姨, 我喜欢你。 』说完,嘴巴又一次压在了董大娘的嘴上,舌头不安分地拨弄着董大娘的嘴唇, 一只手朝着董大娘左边的大奶子袭去《用的是右手》董大娘心里乱成一团。 这感觉从来没有过,除了自己的老头子, 还从来没有让人这么亲近过心理上偷情的刺激, 一下涌了上来再加上是这么年轻的小伙子,董大娘身子一下就软了, 紧闭的牙齿也慢慢松开。 感觉到董大娘的牙齿松开了,刘光睁开眼,看到董大娘的眼睛已闭上, 看样子八成已经有戏了。 刘光用舌头,更加温柔地在董大娘的嘴里闲逛着, 摸奶子的手也开始不安分,慢慢去解了董大娘外套的扣子, 但是很快就失望了因为下手的时机不对,董大娘里面有一件桃红色的毛衣, 这无疑阻碍了很多东西。 当刘光的右手,接触到董大娘的左乳时, 他兴奋了因为董大娘没有戴胸罩,两个小西瓜一样大的奶子, 居然没有戴胸罩虽然隔着毛衣,但不能否定的是, 董大娘的一对丰满巨乳很柔软就这样揉了一会, 刘光索性连着董大娘的毛衣一起往上一撩, 两个大奶子立刻就跳了出来。 董大娘的奶头是咖啡色的,乳头和一般的妇女一样, 因为哺乳过所以像棒棒糖一样的小圆球, 乳晕直径比乒乓球的直径小一些至于小多少, 就请看官自己去量吧刘光放弃了董大娘的嘴巴, 舌头直接进攻左边的乳头《等会进攻右边,大家不要急》, 弄的董大娘哼了一声。 『我说小刘啊,你家媳妇又漂亮又年轻, 你怎么能对大娘这样。 』董大娘虽然这么说,但两只手却轻轻摸着刘光的头发, 刘光停下动作并帮董大娘落下衣服,『哎, 我不是说了么因为我喜欢董大娘啊,董大娘, 你的身材可比我家那个要好多了你的眼睛也那么漂亮, 哪个男人能不动心啊。 』刘光说完,用左手搂着董大娘,朝着瓜棚走去~~~到了瓜棚, 刘光的下面已经很硬了他扶着董大娘坐到木板床上, 一颗颗解开董大娘厚重的外套将毛衣一撩, 看见那巨大的奶子用嘴吸住右边的奶头,使劲舔弄着, 左边的大奶子也被握在手里玩弄着玩弄了一阵子, 董大娘却不愿意了。 『我说小刘啊,这天太冷了,这样今晚上你到我家, 我给你留道门。 』说完,站起身整整身上的衣服和凌乱的头发, 将外套的扣子扣好刘光觉得也无所谓了,既然董大娘答应了自己, 也就不怕什么了两人又亲了一会,便说说笑笑离开了油菜地, 扛着锄头和镰刀向着刘光家走去。 刘光在回去的路上,特意买了两瓶白酒, 到了家刘光和董大娘就看见满桌子的菜, 已经准备好了吴天华端着最后一大碗鸡汤放在桌子上, 用手摸摸耳垂说: 『姨啊你们可算回来了, 正好弄完了饭菜快坐。 』『天华啊,你看你弄那么多饭菜,累到了吧, 怀了孩子少干点活我又不是什么稀客,用不着这样麻烦。 』董大娘并没有因为油菜地里的事情,表现的不自然, 这人老了也就成了精了,董大娘说完,缓缓坐了下来。 『快,天华,快坐啊。 』刘光显得倒是很兴奋,在三人都入席了之后, 你一句我一句倒是很热闹,彷佛油菜地里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 刘光和董大娘喝了几杯后,也拿了个空杯子给天华倒上, 天华本来就滴酒不沾现在又怀了孩子,但是丈夫硬是因为高兴, 一定要让她敬董大娘一杯。 天华耐不住面子,也就主动敬了董大娘一杯, 哪知这一杯下去因为气氛实在很融洽,所以天华在喝完第五杯的时候, 脑袋一沈趴在了桌子上,再看看时间已是晚上8点半了, 刘光和董大娘却一点没醉两人将天华扶到卧室床上, 天华一倒头便鼾声四起看来是醉的不轻, 但酒品倒还不错至少没有发酒疯。 刘光给自己的老婆盖上被子,在出门的时候, 便无所顾忌的一手抓在董大娘的肥臀上董大娘一震, 觉得不妥慌忙打开了刘光的手,拿着锄头和镰刀, 在门口深深看了刘光一眼便走了刘光也没有闲着, 马上收拾好了碗筷桌子将灯关上,带上门便出了门。 一路上都是别人家电视剧的声音,现在这个黄金时间, 正是大家看电视的时候整个村子就刘光一个人在路上, 向着董大娘家走去来到董大娘家院门,果然是开着的, 刘光进去了之后带上院门又悄悄进了大门,回身轻轻将门锁死, 看见只有一个屋子亮着刘光蹑手蹑脚地走过去, 仿佛有着绝美的肥羊等着这个灰太狼刘光轻轻推开一条门缝, 里面的场景让刘光眼睛圆睁。 天啊!董大娘正背对着刘光,蹲在一个盆子上用手洗阴道, 水滴顺着屁股彷佛珍珠一般,颗颗滑落于盆内, 白花花的大屁股彷佛在召唤着刘光,这一幕把刘光看呆了, 刘光下身不住地硬起来拱在裤子里好不难受。 刘光将门轻轻推开,悄悄来到董大娘身后, 双手在那对大屁股上一捏把董大娘吓了一跳!『哎呀, 你这个死小子吓死我了!』董大娘顺手抓过毛巾, 擦干了下身刚要提起裤子,刘光可不依, 抱住董大娘娇小的身躯向着那张老夫妻睡了几十年觉的大床上。 董大娘娇笑连连: 『快放我下来,你这死小子, 可别把我给摔了。 』刘光来到床前,轻轻将董大娘放在床上。 『董姨,你真是太漂亮了。 』刘光迅速退去董大娘的裤子,董大娘急了, 『先去把外面的门给关上。 』『早就关了,可想死我了,我的董姨啊。 』刘光一幅猴急相,却乐坏了董大娘。 董大娘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笑道: 『那行, 你不要急今晚董姨就是你的,你去把电视机打开, 声音不要太小了也别太大。 』刘光迅速打开电视机,顺便将衣裤一起脱干净, 董大娘这边也没有闲着将裤子整了整放在一边, 摊开被子看着刘光脱完最后的一条短裤露出长长的大鸡巴!要知道, 这大鸡巴可是自己家老头子的几倍大刘光来到董大娘洗过的盆子那, 拿起盆子将自己的大鸡巴好好洗了干净,对着董大娘的脸, 钻进了被子像是只一般的狼,狼也知道他们这是在干什么了, 刘光翻个身压在了董大娘身上,董大娘的双腿一分开, 舌头便朝着那个老屄舔了上去。 董大娘被刘光突如其来的这么一下给愣到了, 直到舌头碰到阴道的时候忍不住叫了一声, 要知道和自己家那老头可从来没有这样过,感觉麻麻痒痒的太舒服了, 董大娘闭上眼静静享受着。 刘光的脑袋伸出被子,看着董大娘一脸享受, 不满地说: 『董姨?舒服不?』『舒服 舒服死了你这是干什么?怎么停下来了?』董大娘看着刘光从被子里探出的脑袋很好奇, 『你也帮我那东西舔舔那东西好吃着呢。 』刘光说完,又钻进被子里。 董大娘可从来没有帮人口交过,用手抓住那根大鸡巴, 心里一阵感叹真是个宝贝家伙啊,那儿大到用手抓住, 还露出一大截这要塞进嘴里,可能会插到喉咙, 还要再露出一截董大娘在马眼处舔弄了一下, 弄得刘光舒服死了拿舌头用力顶了董大娘一下, 董大娘一惊将鸡巴含在嘴里,这手抓在靠近蛋蛋的一截, 嘴里含住都快到喉咙了还有近5公分在外面。 两人用这姿势玩弄了一会,董大娘的下面流了很多水, 再不愿意了要求刘光爬上来,董大娘脱掉那件薄薄的毛衣, 就只剩那件棉质的秋衣了连个奶子鼓鼓的, 看得刘光垂涎三尺刘光将龟头在滑熘熘的阴户上蹭了蹭, 屁股一沈强行进去了,董大娘哪里受过这么大的家伙, 只感觉这东西都要把自己下面弄爆了阴道壁上火辣辣的, 子宫也被顶的难受董大娘深深地皱着眉头,用小粉拳敲打着刘光。 刘光一看这阵势,知道是自己那大家伙, 让董大娘吃不消了急忙抽了出来, 轻声说: 『是不是太大了啊?』『你也知道啊, 死小子慢一点。 』董大娘自己把毛衣撩起到奶子的上面, 两个大大的肉球跳来跳去刘光再次挺着大鸡巴, 朝着董大娘的阴道插进去。 这次他知道了,慢慢地进去,但是董大娘的眉头依然紧锁, 两只腿自觉地分的开开的两只手在自己的奶子上乱摸, 嘴里含煳不清地淫叫着刘光缓慢地抽插了10几下, 董大娘似乎也适应了嘴里的淫叫声,也开始缠绵了许多, 连那个酒窝也浅浅的这让刘光稍稍加快了抽插, 慢慢地越来越快。 『啊..快点啊..好舒服啊..快..不要停啊..啊..』董大娘这才不到10分钟, 就来了第一次高潮刘光加快了速度,没一会, 董大娘便在一声高亢的淫叫声中泄了身子, 刘光只觉得下面暖暖的彷佛被尿浇了一般,董大娘泄了身子, 就晕了过去刘光并没有射出来,还在不停地抽插着。 过了一会,董大娘醒了,看见肚皮上的刘光还在干自己, 她温柔地用手去抓着刘光的屁股感觉着刘光朝自己的老屄用力, 自己也开始摆着腰配合着刘光的抽插,刘光抽插了近半个小时后, 在董大娘的哀号声里射了董大娘一肚子精子, 董大娘并没有急于让刘光离开自己的肚皮 说: 『在里面软了再出来这样对身体比较好。 』刘光也就趴在董大娘身上喘着气,因为太热了, 刘光把背上扛着的被子掀到了一边,董大娘的一身赤裸的肉体, 暴露在刘光眼前他还没有好好看过,董大娘裸体的样子, 现在董大娘完全暴露在刘光的面前机会难得, 刘光自然是好好看了一遍将董大娘身上唯一的毛衣也脱掉了, 『不怕冷啊?姨身上有什么好看的全都是肥肉。 』董大娘看着刘光色迷迷的眼睛,娇嗔道。 刘光看着董大娘那颗像珍珠一样的阴核, 在大鸡巴的挤压下完全暴露在外面,内阴唇居然是粉红色的, 这和天华的比起来简直就是极品啊,肥厚的外阴唇, 像两个小馒头鼓起来包着自己的大鸡巴刘光在阴道的鸡巴, 非但没有软下来反而更加硬了,董大娘吓了一跳, 果然董大娘接下来,足足又淫叫了1个多小时, 刘光这才射了精。 软下来的大鸡巴,带出黏黏的液体,有董大娘的, 也有刘光的精子弄得床单湿了一片,刘光和董大娘躺了一会, 董大娘便起床倒了一盆热水帮刘光洗完了。 『小刘啊,来日方长,你先回去吧,董大娘这门永远为你留着, 别让你家天华知道了。 』刘光亲了董大娘一下,便匆匆穿上衣服回了家。 到了家里,天华依然睡的很熟,刘光也就放心地, 钻进了被窝里面。 从此,刘光晚上基本都要在董大娘家的那张大床上, 在电视机面前和董大娘火拼1个多小时再回家。 春天到了,农村里的人们,也就等着油菜长出籽, 没有什么事情干了一幕非常壮观的景像, 在农村人眼里也不是那么好看但是在城里人的眼睛里, 那可是非常壮观的一望无际的油菜花,连绵不绝如黄色的花海, 在太阳的照射下格外耀眼,仿若花海,阵阵春风, 暖暖吹过花浪翻磙镜头拉近,在这花海里有一个简陋的瓜棚。 瓜棚里有两个半赤裸的人,女的双腿张开, 右脚上挂着裤子男的裤子退到腿上,屁股正在耸动着, 女人的衣服被撩在两个大大的奶子上随着男人的耸动, 上下晃着镜头拉远,一望无际的油菜花瓜棚, 逐渐变成黑点远处一个挺着肚子的女人, 仿佛朝着瓜棚的方向在缓缓地走着~~~------------------------------------&&&&&&【油菜地里的丰满熟女~后篇】&&&&&&天华有了刘光的孩子, 挺个肚子朝着自家的油菜地走去,她并不知道, 在地里的瓜棚有两个人正在上演着淫靡的肉戏, 只是怀了孩子的女人在家闲着也没什么事干, 本想着到处走走那知本能地就走到了自家的地里。 董大娘虽然人老了,但耳朵却很好使,隐隐听到有人, 已经在油菜地边上的杂草上在来人的脚下, 发出丝丝的响声董大娘满面通红,用力推开刘光, 朝着发出声响的油菜地边紧张地看着刘光也在倾听着脚步声, 慌张地提上裤子两人听着脚步声很慢,但是确实很清晰, 慌忙穿好衣裤刘光亲了董大娘一下,朝着发出声响的反方向, 钻进油菜地跑了。 董大娘整整自己的头发,朝着发出声响的地方慢慢走去, 快到边上的时候才看清楚,原来是刘光的媳妇吴天华, 这可吓坏了董大娘吴天华隐隐听到脚步声,在向自己靠近, 一看原来是董大娘 便开口打招唿: 『董姨, 怎么是你?到这地里来干什么?现在都开花了 就等着结籽了还忙什么啊?』被天华这么一问, 董大娘也慌了神: 『没事我这不是怕瓜棚太脏了, 过来把床板收拾一下到时候好堆油菜杆子。 』要知道,丰收的时候,油菜杆子那可是成片成片的, 哪是一个小瓜棚能装的下的这个藉口也就只有慌了神的人, 能编的出来了。 天华也觉得好笑,但是也不愿多问,既然看到了董大娘, 也就聊了起来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朝着远处走去。 刘光慌慌张张的,跑回了村委办公室,坐在办公室里喝口茶, 开始处理一些琐碎的工作心里的紧张,也随之慢慢平稳下来。 到了晚上,刘光见老婆睡着了,偷偷下了床, 朝着董大娘家走去。 到了董大娘家关上门,刘光的本性完全暴露出来, 董大娘可急了打开了电视,将声音开到可以让外面的人听不到屋里的声音, 她才开了口: 『你啊知不知道今天外面的脚步声是谁的?』刘光一头雾水, 『谁啊?难不成是你们家老龙?』董大娘今天只穿了件绿色的薄毛衣 这还是女儿过年带回来的一件羊毛衫胸前的一对大奶子, 将羊毛衫撑的鼓鼓的。 『是你们家天华,哎!看到我抓着我,聊了好半天, 我看我们还是收敛一点的好,可不要让她看出了什么?』刘光可不管这么多, 现在门也关上了电视也打开了,刘光毫不客气地, 将双手在那对奶子上揉捏起来,董大娘轻轻拍了他的手一下, 刘光反而将手移到腰处掀起了薄薄的羊毛衫, 一对肥乳跳了出来。 刘光用嘴巴叼住右边的奶子,又舔又吸, 弄的董大娘也受不了了抱着刘光的头,轻轻呻吟着, 刘光迅速将衣裤一起脱掉将董大娘的裤子扒下来, 用舌头舔弄着董大娘未洗净的阴道好重的味道。 正舔着,董大娘家新装的电话响了,董大娘推开刘光, 来到电视机前将声音关小, 拿起电话: 『喂?』『是我啊!你在干啥呀?』电话那边, 传来了老头子龙安的声音『哦!我在看电视呢, 你在那边还好吧赚了多少钱?』『哎,这年过完也就赚不到几个钱了。 』龙安很沮丧地说着,龙安这老头,做梦也不会想到, 老婆子正裸体跟自己讲电话更要命的是, 家里还有个裸体还不是别人,就是自己给提上去的新村长刘光, 要是老龙知道了估计非要晕死10次不可。 董大娘光着屁股,肥硕的背影,在刘光的眼里, 是那么诱人这时候,刘光按奈不住了,跳下床, 穿上鞋子走到讲电话的董大娘身边,用右手套弄着自己坚硬无比的阴茎, 左手揉捏着董大娘的巨乳董大娘向刘光那巨大的鸡巴上瞄了一眼, 用食指放到嘴唇上示意让他安静点,别捣乱。 『家里的油菜地开花了,遍地都是很漂亮的, 反正生意不好你要不要回来玩几天散散心?』董大娘说着, 轻轻拿开了刘光的左手『看了几十年了,还有什么好看的?我看, 要不你还是来城里吧这边很繁华,我领你好好玩玩。 』刘光根本不理会董大娘,将董大娘的背往前一推, 董大娘的手本能地扶着桌子,刘光见董大娘弯下了腰, 将阴茎一挺从董大娘背后插进去,董大娘讲电话讲的好好的, 背后突如其来的硬物插入身子剧烈抖动了一下, 但硬是没有发出一声淫靡的叫声。 『好,我过几天就去,到时候再给儿子打电话, 让他去接我不说了,电话费贵,我们过几天见面再说。 』刘光在后面抽插着,董大娘舒服的想叫又不敢叫, 只好顺着老头子想快点挂电话,『也好, 到时候再说吧那就挂了啊!』董大娘挂断电话, 却没有起来的意思。 刘光没有抽出来,伸长了手,将电视声音开大, 两人又抽插了一会董大娘想起来,刘光却不愿意, 就这样董大娘半弯着腰,刘光在后面也不抽出来, 两人一点点向床边移动着董大娘好不容易到了床沿, 舒服地趴在床边重重地喘着粗气,刘光加快了抽插速度, 足足操了半个小时刘光才将精子,射进了董大娘的身体里~~~没过几天, 董大娘和刘光打了声招唿去了城里。 去城里之前,也免不了被刘光爆操一次。 进了城,一切都和村里不一样,这里高楼大厦, 坐在出租车里的董大娘惊讶地看着路边的大厦, 和儿子到了家里看见儿媳妇正在带孙子,见婆婆来了, 儿媳很热情地打着招唿小孙子看见了奶奶, 也高兴地缠着奶奶玩。 晚上老龙回了家,看见老婆来了,很高兴和儿子喝了几杯酒, 小孙子才3岁也嚷嚷着要喝,一家人在欢乐的气氛中, 结束了晚饭。 孙子很喜欢奶奶,让奶奶抱着,感觉肉唿唿的很舒服, 晚上硬是要和奶奶睡。 董大娘和龙安,好不容易见次面,龙安晚上当然要好好补补老婆, 哪能让孙子坏了事但是孙子硬是软硬不吃, 结果没有办法三个人挤在一起,等孙子被故事讲睡着的时候, 老龙再忍不住了将老婆压在身下,将阳具插进老婆的阴道里, 这一插进去就发现大了不少。 老龙作完之后喘着气,要知道,老龙可是个精明的小老头, 他一进去就知道了自己的老婆,肯定没有在家守妇道, 只是他也不点破这种事点破也没有用,但是老龙下定了决心, 不管怎样也要改变一下这种状况。 老龙第二天便卖掉了摊位,将家底拿出来算了一下, 大概有30万老龙索性买下了一家小超市, 把董大娘带到了超市: 『怎么样?以后这就是我们老两口的晚年了。 』董大娘心里知道,估计一辈子也别想再回村里了, 也许就要在城里过完下半辈子了。 果然,老龙夏天的时候,陪着董大娘,一起回去收了菜籽, 将家里的大门换上了一把大大的锁头。 临走的时候,看见刘光抱着自己还未满月的儿子, 恋恋不舍地望着自己董大娘将头看向远方, 知道再也不能够和刘光再回到那个油菜花开的季节里, 在简陋的瓜棚里翻云覆雨了开往城里的汽车, 缓缓地移动着龙安的嘴角,挂着一丝淫笑。 ?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