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的故事

之前对静的家庭情况不是特别了解,後来才知道,静是单亲家庭,在她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她则跟她母亲一起生活。有一天,静的母亲带来了一个男人。原来,这个男人是静妈妈的初恋,他知道了静妈妈离婚,就找上门来,想要复合。静妈妈原本对这个男人就还有一丝感情,而且她感觉一个人把孩子抚养大很辛苦,於是答应了复合的要求。不过由於种种原因,他俩并没有结婚(据说是那个男人也是结婚的,而且一直没离婚)。而静也就管这个男人叫乾爹。 就像其他的故事里面说,出现乾爹永远不会有好事儿,这个故事也一样。 那年静21岁,大专刚毕业,属於在家待业的那种。她妈妈催促她赶快去找工作,但是一则经济危机时代,二则她本身是学语言的,学的嘛…还一般,三则她自身学历不高,综上所述,静一直难以找到合适的工作。静也就一面敷衍她妈妈,一面在家玩游戏。 有一天,乾爹跟静妈妈说,静总这麽呆在家也不行啊。这样吧,我在西安那边的X航认识一些能说上话的,我托托关系,看能不能让静进去吧,就算不当空姐,当个地勤也是好的。 静妈妈一听大喜过望,连忙说让他想办法。 过两天后,乾爹说跟那边沟通好了,但是那边要见一见静,看看静的条件。这样吧,我带着她去西安见见那些人吧。 静妈妈本身是老师,平时有课走不开。而且乾爹那年50岁,静刚刚说了,21岁,年龄的差距也让静妈妈没有多想,就说好啊,你快点儿带她过去吧,成与不成你也算尽力了。 一直忘了说静的相貌了。其实静长的不算特别好看,但是笑起来调皮可爱,而生气的时候自有一股媚态,可以说宜嗔宜喜吧。她的胸不大,属於盈盈一握的那种,但是配上她1米6左右的身高也算标准了。她乳头跟乳晕都不大,只有兴奋的时候会挺立起来。咳咳,说多了。 那时候是夏天,而且当时的静也没多想,所以那天静穿的比较家居、比较清凉。 静上半身穿着带蕾丝花纹的雪纺衫,外面罩着一件乳白色的小衫。而透过蕾丝花纹,可以看到里面穿了一件同样带有蕾丝花边的墨绿色胸罩。静的下半身则是穿着一件棉线的粉色百褶裙,百褶裙下露出了一段雪白的小腿,显得别样的动人。 静那天还画了一个淡淡的妆,使得她增添了几分俏丽。由於平时静都是宅在家,所以突然这麽打扮一下,还真的有些小女人。 当静上了乾爹的车的时候,乾爹明显愣神了一下,如果是漫画式的描写的话,这里乾爹应该可以表现为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 乾爹叫静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静也没多想,就一屁股坐了下来。 乾爹刚开始还跟她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但是後来静发现乾爹的眼神总是自觉不自觉的往自己胸前瞟,就赶紧收了收衣服。 乾爹发现自己的小动作被看穿了,就尴尬的收回了眼神,然後装作专注的开车。 尴尬的空气发酵些许时间後,乾爹首先打破了沈默:“佳静啊(女友的名字),你知不知道你长的跟你妈妈年轻的时候特别像?” 静就说,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呢。 乾爹就开始打开了话匣子,说了很多跟静妈妈的往事,包括怎麽认识怎麽恋爱最後怎麽分手等等,当然这些跟我要说的故事无关。 说了半天,乾爹突然抓住了静的手,然後说,你知道吗静?我喜欢你,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 当时静吓的不敢说话,愣了半晌也不知道抽回手。 後来我问她为什麽不抽回手?她说那时候她脑子一片空白。你想想看,一个从小到大完全当做爸爸一样的存在,突然有一天说对你有男女之情,换你你也不知所措。 还好当时乾爹可能也比较激动,或者是由於当时正在开车,过了一会儿乾爹就松开了手,并没有其他的举动。 我想换了是我,当时肯定不止握她的手这麽简单,不说对静上下其手吧,至少也要把她的手放在自己裆部体验下。 有了这麽一出後,伴随而来的又是尴尬的沈默。当时静只能低头玩手机。我还记得那时候我正是上班的时间,她发微信过来说刚刚乾爹牵她的手。当时我可能工作较忙,就没多想,还回复了一句说你们父女关系真好,过了良久才看见她回复了一个嗯 继续说回静那边。终於趁着乾爹下车方便的空档,静跑到了後车厢。乾爹回来後发现了静调换了位置,自是一脸失望。 之前说了,这件事是静给我讲的。当时我听到这里的时候,特意询问了下乾爹出去方便了多久。静想了想说我也不记得确切的时间,反正应该很久吧。静还说我问这个干吗?我只是说随便问问。 其实当时我在想,一般人,尤其是男人,上个厕所也用不了几分钟。如果方便的时间长了,严重怀疑他是去找地方手淫去了,就用刚刚紧握静的那只手。 当然,这种念头也就是一闪而过,後来我就推翻了自己的想法。毕竟那时候他们是在开车途中,附近能上厕所的地方都是公共厕所,那种地方明显不适合手淫。 坐到了後座以後,静相对来说放心了不少。一路上也没什麽其他的风波。虽然在我想来,乾爹完全可以通过後视镜窥视静,看她那透过雪纺衫时隐时现的蕾丝边胸罩。 到了目的地以後,乾爹立刻下车,他们住在一个四星级的酒店里。 乾爹匆匆的走进酒店大堂,当静进门的时候,发现乾爹向她招手。静走了过去以後,乾爹朝她要身份证,她递过去了以後就听见乾爹说,麻烦开一间套房。 静当时就愣了。弱弱的问乾爹难道你不住吗? 乾爹诧异的说,我为什麽不住? 静说可是你只开一间房啊? 乾爹就说,这里是四星级酒店啊,开两间房太奢侈了,而且我是你乾爹,怕什麽? 静说当时自己的心情像吃了苍蝇一样的难受。她有心当时立刻就走人。可一来身份证在乾爹那里,二来自己兜里并没有多少钱。她又想,毕竟是套房,自己到时候不行防卫的严一些吧。 办理完入住手续後,他们二人就走进了房间。当时是夏天,一路奔波下来静肯定想洗个澡。可是洗澡就要换衣服,当时静实在是太想洗澡了,於是就拿起了换洗衣服走进了浴室。 这时候我问她,难道你不怕乾爹偷窥吗?她说实在是想洗澡,而且那时候还想上厕所,於是就打算速战速决。 而且她还跟我说,那个浴室是有门的,门她也反锁了。 但是洗澡的声音又不能反锁,乾爹完全可以偷听她洗澡的声音,甚至可以偷偷到她的行李里翻出内衣手淫甚至收藏。 但是这些我也只能偷偷的想,并没有说出来。 洗完澡後,静明显神清气爽了不少。同样的,也更漂亮了些。她走进了里屋,准备休息。 这时候乾爹走了进来,又对她说,佳静我真的喜欢你。 静这时候冷静了不少,她说,我也喜欢乾爹,但是是父女之间的那种喜欢,今天的事情忘了吧,再这样我就跟我妈妈说了。 乾爹又说,佳静你只要陪我一夜,明天我就给你买个lv包包。说着就要解裤腰带。 静看到此,吓的赶紧掏出电话,要给她妈妈打电话,并且大声喊你走。 乾爹见状,也知道不好撕破脸皮,就悻悻的走出了里屋。 然後静就给我打了电话,当时我听出了她声音有些不对,就问她怎麽了?她沈吟了半晌,最後还是说没事儿,就是刚到西安比较累。我就电话里哄她,给她唱歌讲故事。後来她心情明显好转了些,还跟我在电话里说笑起来。 当然,她还是没有跟我说她跟乾爹睡一个套房的事。 我们聊到很晚,最後实在累的不行了,才互道晚安。 第二天,静睡的迷迷糊糊,感觉胸口疼的厉害。渐渐恢复意识以後,她感觉到一只大手伸进了她的睡衣里,用力的揉搓着她的乳房。而她的乳头也正被两根手指捏着。 静意识到,这只手是乾爹的! 当时静是侧身睡的,结果正好给了乾爹可趁之机。他整个人钻进了静的被窝,一只胳膊环抱着静,同时用下面的鸡巴一下一下的蹭着静的屁股。 静这时只能装睡,同时祈祷这真实的噩梦早点儿结束。 哪知乾爹得寸进尺,尽管把静的乳房摸了个爽,但是他还是不满足。 他的手慢慢的往下滑,顺着静滑嫩的肌肤一路向下,乾爹粗糙的手让静浑身疼痛,可是她不敢说话,只能强自忍耐。 终於,乾爹的手来到了目的地---静的下体。眼看着乾爹的手就要摸到少女最娇嫩的私处,静知道不能再装睡,赶紧打算起身,阻止乾爹的行为。 这时乾爹也吓了一跳,赶紧收回了手。静趁机起了床。恨恨的瞪了乾爹一眼,迅速的穿上了衣服,走出了房门。 她给妈妈打了电话,说明了原委,当天她妈妈立刻过来接静回家。 “後来呢?” 後来静给我讲这段故事的时候,我追问了结局,她轻描淡写的说,後来还能怎样,以後就不见那个变态男人了呗。我妈妈也跟他断绝了关系。 我当时也就哈哈一笑。可是我心里也狐疑,毕竟是个男人在那个状态下,不把那个女人推倒是不可能的。不过,既然静肯告诉我这段事,那就是信任我,我也就不好再追问什麽了。

上一篇:我操了老婆的同学 下一篇:煤矿上的四川女